新闻正文
行过天竺-来印中国人阅读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7-04-01 14:31:51    文字:【】【】【
  印度,古时称天竺。天竺,感觉中非常的遥远。《西游记》里唐僧师徒四人为去西天取经,历经81难。而西天,就在天竺。天竺,就是《西游记》里的西方极乐世界!
  
    印度,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然而,去过的和没去过的人都说印度有许多的禁忌:进寺庙要戴围巾,吃饭用手抓……
  
    我曾想过有一天要去埃及,在月圆之夜,坐在大金字塔上摇晃着脚,听狮身人面像与天上的狮子座悄声细语;我也曾想过有一天一定要去希腊,去寻找希腊神话故事里阿弗洛狄忒手里的神奇苹果和荷马史诗里木马的踪影------,而我做梦也没想过会去印度。在我的感觉中,印度太遥远了。古书里,印度被称之为“身毒”和“贤豆”,这些我都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它曾叫“天竺”。在《西游记》里唐僧师徒四人为去西天取经,一会儿要过火焰山,一会儿又要穿蜘蛛洞,还有白骨精拦路……,足足历尽81难。而《西游记》里那令人向往的西天,就在天竺。从此,天竺,在我的梦里,那就是西方极乐世界。
  
    我们现在不再称天竺而改称印度,这完全是唐玄奘的功劳。他的不朽巨著《大唐西域记》里记载:“译夫天竺之称,异议纠纷。今从正音,宜云印度。”
  
    印度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然而,去过的和没去过的人都说印度有很多的禁忌:进寺庙要戴围巾,吃饭用手抓,而且一定要用右手,左手是用于不洁的。不能当孩子的父母面夸奖孩子,女人不宜穿短裙或短裤外出……
  
    朋友风风火火,跑前跑后,几天之间,办好签证,买好机票,再匆匆赶去机场。就这样,我还没来得及整理好兴奋又紧张的心情,就已飞进了印度的领空。走出夜幕下的德里机场,首先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満地露宿的人们,男女老少,形形色色,让人为之一惊。
  
  
  南亚的“大上海”——孟买
  
    孟买,号称南亚的“大上海”,几乎无人不晓。所以,在我的感觉里,去印度是不能不去孟买的。孟买,在印度的南部,西临阿拉伯海。不仅气候炎热,热浪袭人,而且空气中还弥漫着一种混合的味道,我叫它为孟买味。孟买也有新城和旧城之分。新城没什么好看的,倒是旧城值得一去。火车站、泰姬陵大饭店、市政大楼和孟买大学等等,都是欧味十足的建筑。孟买还有一座地标式的建筑,那就是“印度门”。印度有两座“印度门”,一座在德里,另一座就在孟买了。孟买的印度门,坐落在阿波罗码头,面对孟买湾,始建于1911年,是为纪念到访的英王乔治五世和玛丽皇后而兴建的,是一座融印度和波斯文化建筑风格的拱门,所以,到孟买是不能不去看“印度门”的。从印度门向外望过去,阿波罗码头上正停靠着几艘客船,很多人向上涌着,有人已失足掉进水里。导游说,现在是旅游淡季,如果是旺季,你掉进人群里都找不着自己。到了印度,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人多。
  
    孟买的街道被车塞得满满的,街上跑的车大多是国产车,而且大多是又破又旧的车。出租车是黄身黑顶,像甲壳虫,很显眼。半空中不时有一片乌云掠过,细看,那是乌鸦。其实比乌鸦还要黑的是孟买的海。沿着海滨大道,你会看到茫茫的阿拉伯海。孟买人曾经称这条大道为“皇后的项链”,想必当年这条路的景色很美。不过,现在的阿拉伯海海水颜色很浓,每天有大量的废水、污水不经处理就直接排放到海里了,所以,海水污染很严重。不但见不到海里嬉戏的人们,就是鸟都不愿飞过这片海。海上的夕阳也显得格外的惨淡。孟买不但海水被污染了,就是饮用水也是那么让人不放心。导游一再提醒我们,不能喝生水。其实,我们连瓶装水都不敢喝,只敢喝可乐。在印度,挂满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招牌的小店特别多。湄湄带来的煮水杯派上了大用场,每天晚上,湄湄一进酒店房间就开始煮水,让我们狠狠地喝上几杯。
  
    水是印度的生命,更是孟买的命脉。孟买极其缺水缺电,尤其是在4至6月的旱季,停水停电的事已是常有的事。中国近年来时有空调大战,而在印度,空调只在大酒店、政府办公楼和富人家落脚,对普通人家来说无疑还是奢侈品。由于缺水,洗衣服就成了大问题,此时正是旱季,大小河床一律干枯,日气温高达四十多度。没有水,人们只好把衣服送到洗衣店去洗,而洗衣店就把收集来的衣服再送到孟买专门的洗衣场去洗。孟买的洗衣场很大,露天的,一个又一个的水池脏得照不见影,我们当中的唯一男士月月在他的摄影集里把它形容为“像粥一样的水”。这里有许多年轻的小伙子,他们是政府雇来专门在此洗衣服的,他们也住在这里。洗好的衣服就挂在一排排的绳上,像飘舞的风帆。挂不下的,就铺在房顶上。有医院的白床单,有五颜六色的衣裙和各种质地的床上用品,很是壮观。我们开始担心,我们住的酒店是不是也把我们的衣服送到这儿来洗了。
  
    孟买也有叫人眼前一亮的景观,那就是总在你眼前飘然远去的纱丽。印度女人的服饰实在是美丽至极。一块五、六米长的花布,色泽鲜艳,从腰间缠起,剩有一米左右的纱丽便甩在肩后。进寺庙或不愿让生人见到自己的脸时,拉起肩后的纱丽就可以把头围起来。走在街上,肩后的纱丽随风飘动,甚为飘逸。我留意到,穿纱丽的女人无一不露腰。英国殖民统治印度长达一百年之久,使得英语在印度很普及,但英国人却不曾改变印度女人的穿衣之道,这大概是因为印度的女人实在是太懂得美了。头饰、项链、耳环,手链应有尽有,还要戴鼻环和脚环,再在眉心点上形状各异的红点。当我们唯恐金银之气过重时,她们却不厌其多。这也许是穿上纱丽的缘故吧,穿上纱丽后总让人觉得是活在舞台上,美得让人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印度是出美女的地方,而孟买的美女尤其多。你不仅在大街上可以与她们擦肩而过,就是建筑物上张贴的靓女电影海报也会深深吸住你的目光。
  
    人们看电影,很多时候是因为电影里有美女。孟买的电影业就十分发达,有自己的电影城,规模仅次于美国的好莱坞,堪称“宝莱坞”。每年在这里拍摄一千多部影视剧。我们向印度朋友提起中国七十年代曾经放映过的一部印度电影《流浪者》,不仅片中女主角的丽影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且片中从头到尾不断的歌舞也让我们记忆犹新。印度朋友说,现在的印度,人们依旧喜爱看歌舞为主的电影,而且是百看不厌,一部片连续看上十几遍甚至是几十遍都不会厌倦,这让我们很是不解。
  
    打开电视机你会发现印度的电影不单是没完没了的歌舞,而且爱情故事在这里是真正的永恒主题。然而,在印度娶妻嫁女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说门当户对,不说嫁妆礼金,就说婚礼就够让你累的了。婚礼要举行六天,六天里,天天都是高朋满座,载歌载舞,杯光酒影。我们在印度的街道、路旁,看到有许多成年不拆的结婚大棚。现在是一年中的淡季,人们没有多少事做,正是结婚的好时候。我们在下榻的酒店里正赶上一对新人举行婚礼,新娘的父亲热情地邀请我们参加婚礼,这已经是第六天的婚礼了。我们上前去看新娘,禁不住惊呼:“新娘太漂亮了!”华贵艳丽的服饰,貌若天仙。我注意到,新娘修长润滑的手上画满了各种饰纹,想必是吉祥和祝福的意思吧。从婚礼的排场和宾客的衣着上看,新娘是来自一个很富有的家庭。的确如此,我们在跟新娘的父亲攀谈中得知,他是当地一个纺织厂厂主,嫁女要花去一百多万。当他得知我们是来自中国时,便不停地向我们宣传他们的民主。我们不愿在这种场合驳他的面子,便问他:“你来过中国吗?”
  
    “没有”,他说。
  
    “欢迎你到中国来看看”,我们说。
  
    在孟买时我就一直在想,孟买为什么被称为“南亚的上海”?他有什么能与中国的上海相提并论的吗?直到离开时我也没有找到很明确的答案,除了在旧城都还留有殖民地的痕迹以及都拥有一千多万人口外,孟买已不能与上海同日而语了。今日中国的上海,生机勃勃,日新月异,那才是真正的“大上海”啊!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我们申请来孟买时,印度的旅行社就一再反对的原因了,朋友都觉得孟买没什么好看的,不过,我却觉得孟买还是值得一游的,它让我仿佛又看到了老上海时的黑白照片。 
  到过印度的人都会情不自禁地向你推荐“印度文化之旅——金三角”,它是指印度的阿格拉、斋普尔和德里。因为这三个地方形成一个三角形,而且这里又是印度文化遗产最集中最丰富最辉煌的地方,所以被人们誉为“金三角”。的确,这里有看不完的王宫、古堡、寺庙和博物馆。不过,在我眼里,王宫和古堡在建筑风格上都十分相似,这可能和老外看中国的故宫、颐和园、天坛和雍和宫的感觉一样吧。不过,印度的文明确有其独到之处。无论是建在平地上的还是建在山上的宫殿,都有设计周密、非常完美的排水系统,而且当年的设计师不仅考虑了它的实用价值,而且还照顾到了它的审美功能。所以,印度的宫殿内不仅有四通八达的水渠,还有水池和水帘,宫殿外则是护城河或人工湖。这些排水系统不仅有储水作用,更有降温功效。远眺,印度宫殿仿佛是建在水中央。面对几百年前印度人的设计成就和理念,令人不禁赞叹不已。
  
    此外,中国的宫殿、陵墓,土木构造居多,而同时期的印度宫殿和陵墓却是石质架构,而且,尤其喜爱用大理石。石上不仅有精美生动、千姿百态的雕刻,还镶嵌有大量的多彩宝石,华贵而富丽,叹为观止。尤以阿格拉的泰姬陵最为震撼人心。的确,泰姬陵,美呆了!无论你从哪个方向看,她都是完美无瑕,超凡脱俗,绝代风华。她跻身世界七大奇观之列,不仅是印度古老文明的象征,更被后人誉为“大理石上的诗”。仙逝的戴安娜王妃曾在此留下惊鸿般的回眸,于是,我们也鱼贯的在王妃坐过的长椅上找感觉。印度总理瓦杰帕伊说过:世上有两种人,一种是没有到过泰姬陵的,一种是到过的。朋友说:“我已属于后一种人啦,哈哈!”
  
    不过,无论是泰姬陵,还是阿格拉堡,这些地方都不宜久留。因为不时有小商贩追着你,而且不管你是多么的厌烦和无情的拒绝,他们依旧会穷追不舍去向你兜售。此外,还要不胜其烦的脱鞋、穿鞋。尤其是在气温高达四十八九度的天气里,地面滚烫,根本就不敢光脚踩在地板上,只能尽量走在铺有麻布的地上,否则就不得不在地上跳来跳去,像扑火的飞蛾。月月的摄影作品里有不少就是在这种状况下完成的。的确,印度的旱季确实不适宜旅游。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学乖了,把从中国带来的一次性鞋套套在脚上,当地人见到甚觉新奇,问我们穿的是不是塑料袜子?我们相视而笑。
  
    斋普尔是“金三角”上红色的梦。它位于德里西南三百多公里处,是拉贾斯坦邦的首府。市内有一个用红色的砖建造的城,城中的皇宫、寺庙及所有的店铺、民居一律都是砖红色的,城门、穹顶和大大小小的门窗亦不例外。而且一座座建筑排列整齐,蔚为大观。这要归功于当年的土邦王杰邦-辛格,他奇思妙想,终于在1727年把他的城邦变成了玫瑰城”(Pink City),让这里的人们从此有了永远也做不完的玫瑰色的梦。
  
    斋普尔人是浪漫的一群人,而且天生有着喜爱各种色彩的嗜好。他们会热情地把你带进一个又一个档次不一的珠宝店,甚至让你去看看珠宝加工的作坊。斋普尔是印度有名的宝石产地和宝石贸易中心。到这里的人都要或多或少地选几款珠宝回去,朋友说她们从不戴首饰,而我又不识真假珠宝,只好饱饱眼福。穿过五光十色的珠宝,我们被窗外的街景深深吸引着。玫瑰城里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人群和车辆,令人眼花缭乱。没有高架桥,路面也很破烂,各种车辆穿行其间,不仅有两轮、三轮人力车和摩托车,还有骆驼拉的木车,街上时不时还有突然窜出的猪和悠然信步的白牛。在印度,许多牛被奉为神牛,比种姓最低的人的地位还要高。而斋普尔的神牛似乎格外的多。短街长巷随处可见或走或卧的神牛,令人有种时光倒流,恍若隔世的感觉。街上行走的动物多了,自然不宜修高架桥,环城高速。我们留意到,在印度几乎没有高速路,象样的国道也少。机动车、人力车、动物拉的车都可以同时行驶在公路上,而且长长的货车无一不超载,就是骆驼车上也要货物堆积如山。所以,我们一路看到了很多因超载而翻倒在地的货车。这样的路况车自然开不快,如果你想超车,就鸣笛,几乎每辆车的车尾都刷有“请鸣笛”的提示。前面的司机会伸出手来向你示意允许你超车。这样,车上的倒后镜就显得有些多余了,所以,在印度装有倒后镜的车并不多。印度人是我见过的最平和的民族之一。很难见到临街吵架的人,就是撞了车,各自看看自己的车是否还能开,如果能开,就什么也不多说,走了。如果是在中国,争执是难免的了。
  
    在印度,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有些城市里的公共厕所是完全开放式的。我们在斋普尔就看到公共厕所不但没有房顶,而且还没有门。男人面对着墙方便,不管背后有什么人经过,而途经的男男女女竟然也是熟视无睹。我在想,如果是习俗,似乎离现代文明远了点。暗自感慨,即使是拥有悠久历史的优秀民族也免不了脸上有斑点。
  
    距斋普尔一百四十多公里的地方有个古老村落,叫“Mukandgarh”。是“金三角”上最亮丽的画卷,它曾是古老丝绸之路上最繁华的贸易中心之一。不过,去“Mukandgarh”沿途要穿过干旱、酷热的荒漠。行走在沙漠间,你会看到,一些形状怪异的矮树,在热风中无奈地晃动着;成群的牛羊,懒洋洋地围绕在穿着鲜艳纱丽的女人身边;大朵大朵红色的花,燥热般地开着。一路上,时不时地还会遇到驮着货物的骆驼队。朋友终于满意地拍到了气宇轩昂的骆驼。穿行在沙漠里,干燥的热风仿佛要吸干你身上所有的水分。暴露在外的皮肤被晒着生疼,终于明白了沙漠地区的人们为什么要穿长衣长裤,包头了。兰儿和湄湄早早就把从中国带来的丝绸长巾裹在了头上。猛一看,她们还真有点像当地人。我在想,如果有水,这里的一切可能就不是这样的了。在沙漠里,水是最让人渴望的。因而如果能在沙漠中找到井,那将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了。前方,远远的就能看到有四根高高耸立的柱子,像沙漠里的航标灯。走近,石柱有着浓郁的伊斯兰建筑风格,显得古老而沧桑。登上残破的石阶,发现这四根石柱间的竟然是水井,惊喜!我们趴在井边向下望,井口很宽,深不见底。导游说,这些井大都有着上千年的历史,而这些石柱就是为远处的商队指明水井的位置的。我的脑海里忽然掠过唐僧师徒四人行走在沙漠间,孙悟空一个跟斗翻上云端,手搭凉蓬找水的情景。想必这四根石柱让干渴的僧侣和商队欣喜若狂。
  
    看来,“Mukandgarh”古堡并不是旅游的热点,所以,我们的司机带着我们在村子里绕来绕去找不着北,无意中竟然让我们对村子的全貌有了个了解。司机下车问路,我们则随意走进了几家当地人称为“Haveli”的老房子。房子出奇的大,一层又一层的门,一间又一间的屋,而且间间都绘有大量的壁画,尤其是房梁、屋檐和门,极尽奢华,尽显当年的富丽堂皇。当地人说,就是因为后来的水路开通和新港口的建立,丝绸之路的驼铃才渐渐地消逝。这里也从此衰落下来,村子里的人大量地迁移,村落逐渐冷清下来。当年人丁兴旺的大宅子如今也是人去楼空,大门紧闭,只留下门上的一个一米见方的小门供人出入。从这样的小门进出,是不能不低头的,我一时忘掉,几次碰得头痛。我怀疑古时的印度人大多长得矮小。留下点零钱给看门的老妇,她向我们双手合十,久久地看着我们远去。村子里的路还是土路,村民们赶着小毛驴车,牵着骆驼走过,一群小孩儿追着我们,“Hello Pen!”喊着,月月就把酒店里的笔都送给了他们。后来我们发现,“Hello Pen!”是印度小孩儿向老外打招呼的用语。
  
    我们就在村中最大的一个老宅子里住下,这是当年土邦主的府宅,现在已变成了民俗酒店,专门接待外宾了。酒店的经理很殷勤,不但为我们开了两间最漂亮的房间,还热情地给我们当导游,讲述这所老房子里的故事。细细观赏这座老宅子,楼上楼下前院后院竟有几十间房子,而且前院有水池、喷泉,后院有回廊、小花园。处处雕梁画栋,彩绘艳丽。我们被彩绘壁画吸引了,仔细端详,发现壁画内容大多是以浪漫爱情为主题的,不离花前月下,谈情说爱的模式。这让我联想起一路上听到的印度情歌以及在孟买电影里看到的载歌载舞、缠绵悱恻的爱情场面。不能不让人觉得印度人自古以来就是个爱情至上的民族,从国王到贫民,因而这才有了惊世的泰姬陵和这乡村浓情蜜意的彩绘和绕梁不绝的情歌。
  
    晚上,就在老宅子的花园里边吃当地风味,边看乡村艺人表演的杂技和吊线木偶戏。印度餐喜用咖喱,有很浓的香料味。不过,还是很可口的。都说印度有很多的禁忌,但在印度多日,我们发现先前的许多担忧都是多余的,印度的禁忌对外国人其实是没有什么影响的。我们从开始的小心翼翼的尝试,到后来的谈笑风生,尽情地享用了。这是我们在印度的日子里最正式的晚餐了,其它的时候,除了每天在酒店里吃自助早餐外,天天被烤得无食欲,几乎顿顿中餐、晚餐都是用湄湄带来的芝麻糊和凉茶充饥。而一向看起来很皮实的湄湄还是病倒了,我们都怀疑她是中暑了。
  
    印度的乡村生活还是那么质朴而淳厚,所有的生灵在这里仿佛都活得很有自己的尊严。神牛是农家的访客,骆驼是孩子的座骑,美丽的孔雀在房顶上踱着方步。你在印度的古堡和陵园里还可以见到树上的猴子和在你脚前撒欢的松鼠。大象是印度人十分喜爱的动物之一,几乎乡村的家家老宅房顶上都有少女骑象的石雕,而小商贩向你兜售最多的也是檀木雕象和石雕象。如果你去斋普尔城外一千多米高山上的琥珀堡,那么,首选的上山工具就是骑象。我们四人背对着背骑在一头大象上,摇摇晃晃地向山上走去。大象一路打喷嚏甩鼻子,甩了兰儿和月月一脸一身,让我们担心了好几天,生怕得了“象流感”。走在我们前面的是一个穿白衣撑红伞独立骑象上山的东方女子,不禁惊呼:“酷毙啦!”
  首都德里是印度文化最丰富、最辉煌,集大成之地。城中的红堡(Red Ford),是印度最大的王宫,也是印度享誉世界的古老伊斯兰文化建筑。相传泰姬玛哈逝世,国王为避免在故都处处触景伤情就迁都于此地,依照原王宫的风貌重建,历时长达10年之久。红堡是用赭红砂石建造,故曰“红色城堡”。呈不规则八角形,有5座门,二大三小。堡内所有宫殿均用大理石和其它名贵石料砌成,极尽奢华,尽显壮丽和辉煌。国王沙杰汗的王座上方有这样两句波斯文诗句:“如果说天上有天堂,天堂就在这里。”正恰如其分地表达了我们对这座王宫的感受。现在,进出红堡都要经过严格的检查,想必是近两年印巴冲突不断,暴力事件时有发生的缘故吧。红堡的每个门都有荷枪实弹的士兵把守,而且门口处还堆有备战用的沙包。这让我想起在德里机场所见过的相同情景。印度机场是我所见过的安检最严格的机场,进入这里的人,每人都要经过至少三次的搜身和行李检查。
  
    在红堡的东南面,亚穆纳河畔,印度国父甘地就静静地守护在那里,所以,甘地陵(Raj Ghat)是不能不去祭拜的。莫汉达斯-卡拉姆昌德-甘地是印度民族独立运动的著名领袖,他毕生倡导用非暴力手段来争取民族和民主权力,并且一生过着非常简单而简朴的生活。我们从今日印度人身上那种平和、善良中依旧可以看到甘地对人们的影响。的确,甘地深受印度人民的爱戴。不幸的是,甘地是被一个印度教徒在1948年1月30日枪杀的。
  
    德里还有一个被誉为20世纪的泰姬陵,它就是莲花庙。它的造型是一朵浮在水面、周围由荷叶衬托、含苞欲放的白色荷花。它是崇尚人类同源、世界同一的大同教的寺庙。所以,无论你是信仰哪种宗教的人,都可以到这里来参谒。
  
    德里城内的古迹,多得目不暇接,数不胜数,而且大多保存完好。像散了线的珍珠,颗颗依旧是那么完美、灿烂,令人赞叹。不愧为文明古国,泱泱大国。它显示出印度人民对自己的文化遗产的热爱和爱护之情,也体现了印度人民的民族素质,值得我们学习和深思。
  
    印度也是个开放的国家。不过,在印度我们却发现,懂中文的印度导游实在是太少了。当地的旅行社解释说能说中文的印度导游全国不超过二十个,所以,我们只在德里被安排了一个会说半生不熟中文的导游,其它地方一律是说英文的导游。幸好有聪明绝顶的兰儿和湄湄一路给我和月月当二度翻译,才使我们不至于听天书。导游是个十分英俊的小伙子,有个很熟悉的中文名叫“黎明”,他让我们有种如同见到同乡的感觉,我们和他的交流自然比跟其他说英语的导游要多得多。印度的黎明是属于婆罗门种姓的,他向我们介绍了印度的种姓制度。印度人群中曾有四大种姓之分:婆罗门、沙帝利、吠舍和首陀罗。而且,四大种姓之间界线分明,不可逾越。虽然种姓制度在今日的印度城邦已不十分明显了,但种姓观念在人们的心里却依然存在。各种姓之间的男女可以做朋友,但绝对不能通婚。种姓低的人要想提高社会地位,想必就只有读书这条路了。我问黎明:“如何知道誰是哪个种姓的呢?”黎明说,每个种姓的人说话用词用语都有很大的区别,所以,只要人们一开口说话就基本上辨别出他是属于哪个种姓的了。我们是没有能力从人们的话语中来辨别他们的种姓,因为我们只会说一句“那摩斯戴”(印度语:您好)。不过,我们却知道种姓最低的也是人数最多最穷的一群人。德里的贫富差别十分明显。富人和政府官员有专门的生活区域,街道整洁,环境幽美,在这个区域内很少见得到穷人。而出了富人区,几乎就是穷人的天下了。许多穷人或在路边支灶或在树下横躺,小孩子竟在绿得发黑的水池里戏水。尤其是在德里的旧城,満街是很穷困的人们。在孟买时我们已经见识了贫民区,拥挤、破烂、灰暗、肮脏,垃圾成堆,令人触目惊心。而一些高级酒店就紧挨在它的旁边。我们飞快的穿过拥挤的人群,并用手护着包。因为,在斋普尔我曾被一小女孩儿冷不防地抢去雪糕,此事一直让我心有余悸。当时小女孩儿一边舔着雪糕,一边得意地看着我,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过,印度人是我见过的最平和、最友善的,穷人虽然多,但却很少有抢劫偷盗的。所以,在印度,外国人还是可以放心走路的。
  
    印度虽然让我们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穷人和富人,但是,印度曾有过的鼎盛辉煌,特别是首都德里的大家风范和帝王气派,却依旧是那么震撼人心,令人流连忘返。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20 中国长城宾馆(印度古尔冈店)